当前位置 主页 > 重庆安防系统 >

一湃视角:私吞赔偿金承诺捐赠却无下文?林生斌事件的法律看法

2021-07-13 14:35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随着林生斌事件的热度不断在全网发酵,如今曝出的诸多信息中已有一两件被得到证实。自6月30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受害人的丈夫林生斌在微博公布了自己“再婚生女”的消息后,引爆了网络舆论。

  一时间,林生斌从“悲惨境遇的深情丈夫”人设崩塌为“满口谎言的伪君子”,其中最为愤怒的莫过于那些在林先生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候www.br2i8.com.cn,一直陪伴并给予他鼓励的网友们。

  在当时舆论出现时,一湃律师事务所作为法律工作者,还抱着“让子弹飞一会儿”的态度客观看待此次事件,而如今有些事实已经浮出了水面。

  因此,今日上海一湃律师事务所就从法律的角度,来和大家一同探析本次事件中的两大焦点问题。

  1. 前有传闻称,林先生早已与绿城物业达成和解协议,并获得高达1.3亿的赔偿款,有网友猜测林先生是由于该赔偿款未分配给其前岳父母导致纠纷,从法律角度如何看这个问题?

  杭州保姆纵火案发生后,林生斌与朱小贞的父母共同起诉包括绿城物业在内的八家公司。

  根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4月2日发布通告称,原告林生斌、朱恒仁、徐枚枝与被告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城海企实业有限公司已就本案纠纷达成调解协议,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城海企实业有限公司也已全面履行调解协议确定的义务。

  该案件是经法院调解结案的,调解的金额没有对外公布,是否线亿的赔偿款,我们不得而知。

  从法律层面来分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相关规定,被侵权人因侵权导致当场死亡或未经医疗就死亡的,能够主张的赔偿主要包括死亡赔偿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赔偿金等。按照法律规定的计算方法来计算,距离传说的1.3亿无疑相差甚远。

  本案的原告并非林生斌一人,而是包括了朱小贞的父母,因此达成调解协议也并非林生斌一方与被告达成一致,因此三原告都应当获得调解协议中确定的赔偿款。然而据朱小贞的哥哥微博中所说,林生斌与其前岳父母是存在纠纷的,该纠纷如何处理呢?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死亡赔偿金等赔偿款是基于死者死亡而对其近亲属支付的赔偿,并非死者遗产。对其分割首先看赔偿的性质,比如支付给死者父母的被抚养人生活费,那么只是死者父母享有。而对于死亡赔偿金虽然不是遗产,但基本参考遗产处理,同时考虑当事人与死者之间亲密程度、生活状况等酌情分割。

  如果林生斌与朱小贞的父母对于朱小贞的遗产分割的时间、办法和份额协商不成,那么就要由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了。

  2. 有网友提问:打着“公益基金会”的名号,大肆敛财的行为是否违反相关法律?

  该事件的争议焦点之二是关于此前林生斌曾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会将拿到的赔偿金全额进行公益捐赠,来筹建“潼臻一生”公益基金会,并且还会在商铺销售所产生的收益中提取10%捐赠到这个基金会,以此帮助在消防事故中出现困难的网友,不过此事至今似乎也没有了下文。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无论是公募基金会还是非公募基金会,都应当到相应的基金会登记管理机关登记备案,但是在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以及浙江省民政厅的网络平台上都没有查到所谓的“潼臻一生基金会”。

  如果该基金会并不存在,并且也没有将其承诺的公益捐赠落实,而林生斌还在淘宝店以该公益计划为由大肆敛财的话,其在法律上则存在欺诈的风险。

  如果林生斌将其获取的收益捐赠给了其他组织,那么根据《慈善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 捐赠人应当按照捐赠协议履行捐赠义务。捐赠人违反捐赠协议逾期未交付捐赠财产,捐赠人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媒体公开承诺捐赠的,慈善组织或者其他接受捐赠的人可以要求交付;捐赠人拒不交付的,慈善组织和其他接受捐赠的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或者提起诉讼。

  结语:关于其他揣测得出但尚未得到证实的网友爆料,作为法律人而言,一湃律师事务所在此不便多加赘述。不过随着事实逐渐浮出水面,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一湃律师事务所也会对此事件的后续发展保持关注。

  此前,林先生疑似回应称“清者自清”,随即清空了过往视频、下架商铺商品表示“后会无期”,其态度及做法更令无数曾经支持他的网友感到心寒。对此,您怎么看?